江山文学网-日韩毛片-日本裸片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淡雅晓荷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晓荷·实力写手】窑上旧事(散文)

精品 【晓荷·实力写手】窑上旧事(散文)


作者:冬阳先生 白丁,64.1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675发表时间:2024-04-02 12:48:31
摘要: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乐土,一座无人问津的废弃砖窑,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乐趣,这里有炎炎夏日送给我荫凉的烟筒杆子,破窑洞探险的囧事,千奇百怪的焦砖,疾步如风的马勺子,品种繁多的野生蛇类,赶蛇的传奇民间故事和发生在村民身上离奇的事件,一场穿越时空的影片,一帧帧画面带我故地重游。

相信每个人的记忆里,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乐土。鲁迅的百草园,林清玄的一弯小河,季羡林故乡的大水塘,而我记忆里的那片乐土,却是一座废弃的旧砖窑。
   在老家村子向北两公里处,有一座废弃的砖窑,常听村里人都叫它“破窑”或“窑上”。后来经多方打听,我才知道村民口中的破窑还真不是这座,而是在它东北方向曾经有一土丘陵,现在已经匿于田地,曾经是一座老土窑。老窑周边的田地,村民都称为“破窑”而我说的这座旧砖窑是村里后来建造的,相较于那座老窑晚一点,也从土窑变成了砖窑。方圆一里内的田地都被村民称为“窑上”,这里就是我记忆里的那片乐土。
   这座旧砖窑,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矗立在窑炉旁边那根高约四十米的烟囱,村民都叫它“烟筒杆子”。即使你身在十几里之外也能清晰地看到它下粗上细的身影,顶端翘着一根避雷针。远远望去就像是孙悟空变大的如意金箍棒直插云端。这种烟囱在我们村子周边还有三个,依次是邓庄砖窑,左庄砖窑,李庄砖窑。每座砖窑都配备着一根相差无几的烟囱。四根烟囱仿佛是撑起我们头上这片天的顶天柱。在当时是我见过最高的东西了。村子里比较落后,大多都是低矮的民房,村后的大杨树也不过十几米,这根烟囱自然成了我心里最高的存在。它的下面是一个高约两米,直径约三四米的方形底座,上面是圆柱形烟囱主体,相当粗壮,几岁的我围着它转一圈得需要走很多步。
   主窑体在烟囱的东面,中间相隔一条小路。沿着路向北走,右手边是一个接一个拱形的窑口,每个洞口处是一些破旧的碎砖头,上面结了一层白白的盐碱,荒草占据了洞口两侧,让本就不宽裕的洞口显得更小了。白天顺着洞口往里看去,黑漆漆一片,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,仿佛黑暗中有一双贪婪的眼睛,盯着洞口外的一举一动,加之荒草掩映更是给它增添了些许神秘。还记得当时第一次进这个洞口是和几个放牛的朋友一起打赌,被逼无奈才走了进去,这里不多言,后文有详谈。
   破旧的窑墙倾斜而上,也如洞口那般长满了荒草。不长草的地方就是一块块残缺不齐的砖头又或是一片如雪的盐碱,像是一个顶着斑秃脑袋的邋遢老人,脸上是深浅不一的老年斑,一口残缺的牙齿,几撮稀疏的头发。站在下面是看不到窑顶的,只能看到窑檐上也是荒草丛生。整个窑体差不多有十几个窑洞,除去几个坍塌的,再加上东侧大部分都已被黄土掩埋,能进去的也就西边屈指可数的这两三个。
   听父亲说,这座砖窑始建于一九八一年,村里经营几年后因特殊情况停产。后又承包给个人经营了几年。母亲说砖窑二次承包的时候,他俩受雇于厂长帮着整理烂砖,不到一岁的我还是在这里扶着窑墙学会的走路,看来这也是我与旧砖窑缘起的地方。后来因烧砖需要大量的黄土,造成土地流失很厉害,差不多一九九二年再次破产,从此便废弃下来。旁边的砖坯场地和放置成品砖的场地也跟着闲置下来,逐渐被野草侵略,成了一片大荒地。后经过村里集体决定划片向外承包。最后父亲和母亲商量着以二十七块钱一亩的价格承包了五六亩,开启了垦荒之路。
   父亲承包的主要是窑体的南侧,也就是以前的摔坯场。不知为什么作为生坯场地竟有很多烧焦的烂砖头,我们称它为“焦砖”。烧窑时因火候掌握不好,它们被烧到变形硬如钢铁,外表凸起的纹路像是被烧沸过一般。还有很多没有烧透的砖头,就像一块块酥脆的饼干,成人用力就能捏碎。就这样父亲和母亲在当年秋天,开始整理这五六亩荒地。每天在地里捡这些烂砖头,然后用地排车拉出去,工作量可想而知。但对于我来说这里却是一块宝地,我会在里面找奇形怪状的砖头,有的像黑色鸭子,有的像骷髅头,有的像烤焦的大面包,有的像个黑壳乌龟,总之千奇百怪。我把自己幻想成考古学家,这里敲一敲,那里挖一下,不时会找到一块小铁器又或是一个破旧小茶缸。在当时对幼小的我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发现,更是让乐趣倍增。
   万事有利即有弊,有乐趣的同时也会有惊吓。因这一片都是茅草,芦苇,丘陵,洼地,自然鸟兽蛇虫比较多。当看到一块奇异的砖头,伸手去搬,突然窜出几条“马勺子”样子像灰褐色大壁虎,也有草绿色或是红褐色的。它们身体细长,还有一条更长的尾巴,行动速度极快,像是在跑又像是在飞。后来才知道它的学名叫北草蜥,俗称四脚蛇或石龙子。这突如其来地惊吓会让我松开手里的砖头,蹲坐在地上,有一次刚好坐在了异形砖头上,疼的我呲牙咧嘴。
   其实碰到四脚蛇还不是最恐怖的,最恐怖的当属碰到真正的蛇,这块区域具体有多少种类的蛇我也说不清。总之常见的有红黑花的赤链蛇,黄褐色枕纹锦蛇,黑褐色斑纹的双斑锦蛇,长着黑黄斑的棕黑锦蛇,绿色细长的水蛇。我还记得曾经看到过上半身红色,下半身绿色的一种蛇,后来查了一下,但不敢确定是不是虎斑颈槽蛇。更惊喜得一次竟然发现一条通体白色的蛇,令我惊讶不已。当时还天真的认为它会不会是白素贞变的,之前遇到的那条小绿蛇是小青呢。
   山东平原地带的蛇基本都是无毒的,并且也不会主动攻击人。为此母亲特别地嘱咐我说。
   “蛇是有灵性的,遇到蛇之后不要去伤害它,让它走掉便是了。如果它不走,就用摸头的方法赶它走。”
   母亲说的这个小方法是来自一个民间故事,我忘记这个故事最早是谁讲给我听的了,但至今记得清清楚楚。说当时有一位书生,在进京赶考的路上,突然遇到了一条蛇挡道,文弱的书生被吓得不轻,赶忙想要绕道逃走,但这条蛇却不打算让路。不仅如此,它还把身子翻过来,朝着书生不停地抖动着腹部的鳞片。书生着急赶路却又无可奈何,就这样他们僵持着。这时,后面过来一位打柴的樵夫,看到书生的窘态大笑起来。他不慌不忙走到蛇的跟前,散开自己的头发,朝着蛇不停地撩头发,蛇看到后立马翻过身子向草丛爬去。
   书生大惑不解地问樵夫:“这是怎么回事?刚才它一直拦路不让我过去,为什么你一来弄了弄头发它就走掉了?”
   樵夫笑着说道:“这条蛇在炫耀它的聪明,它之所以把身子翻过来,就是想让你数清它有多少条脚,那怎么能数的清?所以我解开发辫,也让它数一数我的头发有多少,它自知无趣自然就走掉了。”书声听完恍然大悟,告别樵夫继续赶路。
   至此,这个民间故事就流传下来,母亲又把这个方法说给了我。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管用,当我遇到了蛇,看它们不走的时候,我会把头伸向它,用手不停地抚摸自己的头发,它们竟然真的爬走了。
   在开阔地捡砖头遇到蛇很容易躲避。但摸鸟蛋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。农村山野间有一种叶片类似于松树的低矮植物,一簇一簇地生长,我们方言叫“麟麟条”常有一种小鸟把窝搭建在里边。当我扒开树丛去摸鸟蛋,突然发现根部盘踞着一条大蛇,或许它也奔着鸟蛋而来。虽说会受到惊吓但我不会让步。会慢慢地趁它不注意拿起鸟蛋就跑,还不忘回头看看它追没追来,想来我是多虑了,它可能还在庆幸遇到人类逃过一劫呢。
   随着天气变得炎热,上午十点多的太阳像个大火球,灼烧着这片荒原,接下来我就要去避暑了。整个大荒地里草虽然多,但树木却不多,即使有那么一两棵也是特别的矮小,想遮荫很困难。我早有了理想之地,当初父母刚来开荒时,我就已经找到了那个纳凉的避暑佳境。
   这里有一个真正的避暑山庄,那就是窑洞里面,阴森森得肯定凉快,但我是不敢进去。上次本打算在小妹面前逞一次英雄,我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朝里面走去,踩着地上的碎砖,一瘸一拐地走到洞口处,迎面吹来凉飕飕的风。还没来得及走进去,突然感觉掉在脖子上一个凉凉的东西。本能反应顺手拿了下来,竟然是一条黄褐色的大蛇,突然的惊吓让我全身僵硬,仿佛时间被静止了一般,我能感觉到浑身冷汗直冒,竟然忘记把它扔掉。它吐着信子注视着我,就这样对峙了十几秒后,我哇的一声朝外跑去,随手把它扔向空中。小妹听到我的喊叫,都没问什么原因,也跟着我哇哇大叫着朝田地那边跑去。母亲听到我们的喊叫,也着急地朝这边跑来,当得知情况后,哈哈大笑道。
   “傻孩子!别忘了,你们知道里面凉快,动物们更知道,里面那么阴凉肯定会有很多的蛇虫。再说窑洞也比较危险,万一砸到你们怎么办?以后不要去了。”
   从那之后我自己再也没敢进去过,但露天的烟囱却也是一个庇荫的好场所。因底座是方的,烟囱体是圆柱,这样两米的底座上就多出了四个三角的小平台。我和小妹会踩着凸出的砖头费力地爬上去,找到背阴的一面,背靠着烟囱墙体坐好,吹着凉凉的风,仰头看向高高的烟囱。恍惚间它竟倾斜的错觉,朝我们这边砸过来一般,但这吓不到我们,我知道它结实的很。我与小妹会把母亲给带来的瓜果梨枣一块儿搬上来。虽然这块平台不是太大,但对于瘦小的我们已经足够了,坐在上面举目望去一大片荒原尽收眼底,就连旁边的窑洞仿佛也没有那么可怕了。
   不知不觉间两年过去了,母亲和父亲不分春夏秋冬,在承包的五六亩地里忙忙碌碌。而我与小妹也开始帮着母亲分担一些农活,很重的活做不了就帮着他们放牛。在烟囱的北侧有一片大洼底,那里的草特别得肥美,我与小妹还有几个地邻家的小孩儿,用长长的绳把牛拴在那里,便开始了冒险之旅。
   冒险场地当选这座阴森恐怖的旧砖窑。人多胆子大,就这样几个孩子一商量组成了一支冒险小队。手里拿着用芦苇杆编制的手枪,几根树枝做的宝剑。随着我一声令下,五六个小孩儿浩浩荡荡地朝旧砖窑进发。来到洞口却都迟疑了,你推我,我推你,谁也不想打先锋。没得办法,我们就打赌,赌输的那一个先进,最后这倒霉的任务又落在我的身上,不过我的条件是谁也不能离我太远,随后开始进入洞口。我是一朝被蛇缠,几年怕蛇影,看到一根枯萎的芦草以为是蛇,惊叫一声,我还没跑,后面的伙伴们如鸟兽散,坚固的友情瞬间崩塌,危险临头各自飞。
   当看清是芦草后,我再次鼓起勇气朝里面走去。外面看着挺黑,里面却很明亮,因为窑顶一部分已经坍塌了,露出一小片天空,我竟有了井底之蛙的视角。向里走是一条幽深的长廊,等我把他们叫进来之后,大家亮出自己的武器,开始向里深入。走到东边一个出口,发现还有一道斜坡是通往窑顶的。当知道里面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怪物,胆子越来越大了,开始顺着斜坡爬向了窑顶。
   窑顶的地面都黑黑的,是煤灰留下的痕迹,上面也是一些荒草和一簇簇的麟麟条。几棵老牛筋草在砖缝里长了出来,把砖都撑碎了。我手握武器,小心翼翼地走在草丛中,时刻注意脚下防止踩到蛇。周围的草丛上处处挂着暗白的蛇蜕。听村里的老中医说蛇蜕是一种药材,就动手拾了起来。我捡了足足有十几根,小伙伴们也各自捡了几根。在窑顶随处可见的蛇骨,如同一排排细长弯曲的鱼刺印在地面上。这次冒险比想象得顺利的多,在下坡的时候看到一条像筷子粗细的小蛇,它给我们构成不了任何威胁,倒是被我们吓得匆匆逃走。
   虽然这次冒险很顺利,但我自己后来还是没敢进去过。不久后发生了两件事,更是让我对这个旧砖窑有了一丝敬畏。其中一件就是我家邻居,好像是要盖一个猪圈还是鸡舍?就去拆旧砖窑,捡拾一些废弃的砖头,中途不小心用工具伤害了一条蛇。据他讲,当天中午回家开大门的时候,恍若看到了一条蛇影,受到惊吓不小心滑倒了,摔的还挺严重,从那之后,他再也没敢去拆上面的旧砖。
   同村还有一老人不信邪,也去拆上面的旧砖,他在拆砖过程中遇到很多蛇,但都被打死了。记得好像是一个午后。天气比较炎热,他拆了一部分有点儿劳累,就坐在窑洞的阴凉处歇息。享受着清凉却丝毫没有发现危险正悄悄来临。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,整个窑墙坍塌了,刚好把他埋在了里面,当家里人去找他已是无力回天。后来在村里也传的沸沸扬扬。有人说他不该拆窑上的砖,也有人说他不该杀那些蛇,蛇是有灵性的。这两次意外事故是巧合还是有说不清的原因,确实让我对旧砖窑多了一份敬畏,也让它在我心里蒙上了一层神秘感。
   随着城镇规划建设,县里要修南外环路,旧砖窑刚好属于规划范围内,自然也将被拆除。那个时候我们承包的田地已到期数年,早已交回大队里重新分配。后来当我听说砖窑被拆,烟囱被炸,内心不免泛起阵阵伤感。曾经充满探险乐趣的旧砖窑,曾经带给我阴凉与美好的烟囱,随着一声剧烈轰鸣,它们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逝了,同时消逝的还有我梦幻般童年,父亲那古铜色健壮的脊背,母亲辛苦劳碌的倩影。
   有时我就在想,旧砖窑被拆除的时候,焦砖下疾步如飞的马勺子,草丛里种类繁多的小蛇,芦苇荡里叫声清脆的阿拉鸟,棉花田里的狗脚獾,它们会不会像我一样?在烟囱倒塌的烟雾里,泛起丝丝伤感,迷失在悠悠岁月里。
  

共 4962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砖窑洞是上个世纪中晚期最具象征性建筑物之一,那时建设用砖全靠窑洞生产。而当窑洞生产砖头破坏自然水土资源后,窑洞就一个一个关门倒闭了,成了荒地上破旧废弃的破窑。破窑洞四通八达,连着一根高耸云端的烟囱,看着很是震撼。文章娓娓道来,讲述作者小时候在窑洞旁和父母捡砖头的往事,和在窑洞附近碰到蛇的许多惊吓,以及和小伙伴们组成探险小队冲进窑洞里的经历。而文章最具特色的是窑洞里出现的蛇,给文章贯穿了一道神秘的色彩。特别是两个村民拆窑洞旧砖时和蛇发生离奇的现象,让人不得不深思善恶因果的许多哲理问题。非常不错的一篇文章,文章情感充沛,描写细致。佳作力荐共赏,感谢老师赐稿晓荷社团,欢迎继续来稿。【编辑:陌小雨】【江山编辑部?精品推荐202404020019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陌小雨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2 12:49:02
  拜读老师佳作,问好老师!
山本无忧,因水成泛……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冬阳先生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2 19:14:57
  谢小雨老师编评,敬茶问安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叶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2 20:11:04
  恭喜精品!冬阳老师真棒!
何叶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冬阳先生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2 20:30:58
  感谢何叶老师鼓励,回福问安。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阔以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2 20:34:47
  祝贺老师佳作加精!点赞!
智慧到彼岸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冬阳先生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2 20:42:18
  感谢阔以老师,敬茶问安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陌小雨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2 20:45:14
  恭喜老师斩获精品!
山本无忧,因水成泛……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冬阳先生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3 06:50:27
  感谢小雨老师。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萧垦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3 11:13:52
  祝贺老师佳作加精,问好,点赞!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冬阳先生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3 19:18:52
  感谢萧垦老师,回福问安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金启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3 15:54:34
  拜读老师佳作,无限精彩,感情深厚,读后令人难忘!
回复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冬阳先生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3 19:20:06
  感谢王老师精美留评,遥祝春安。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蔚蓝枫叶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5 15:46:21
  一口气读完老师佳作!文如其人,真是才高八斗。一个废弃的砖窑,一个小小的探险家,一段美好的回忆!真是一篇脍炙人口的美文!
回复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冬阳先生        2024-04-07 17:55:16
  感谢蔚蓝老师的鼓励,遥祝春福。
共 7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