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-日韩毛片-日本裸片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淡雅晓荷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晓荷·见闻】上水房杏事(小说)

绝品 【晓荷·见闻】上水房杏事(小说)


作者:牟敦乐 童生,904.18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3962发表时间:2024-02-24 21:53:09
摘要:山谷间突然响起了沉雷般的闷响,随着那种山洪跌入深谷的轰鸣声越来越近,雷仓健自铁道边高台上的上水房里走出,一步一个台阶下到铁道线上……

【晓荷·见闻】上水房杏事(小说)
   太阳如同悬在头顶上呼呼燃着的火球,整个天空是一片光亮耀眼,大地蒸笼一般炙热。“轰隆隆——”山谷间突然响起了沉雷般的闷响,随着那种山洪跌入深谷的轰鸣声越来越近,雷仓健自铁道边高台上的上水房里走出,一步一个台阶下到铁道线上。他穿过三股轨道,刚刚站立到耸立着的那恐龙一般的水鹤旁,这吞云吐雾般的火车就扭着身子“铿锵、铿锵、铿锵”地奔驰而来,像桀骜不羁的巨龙突然间从山中穿梭而来,裹挟百丈风暴万钧雷霆般的威力,就那一排猩红的驱动轮,每个都有一人多高,就足以令人瞠目。高大威猛的火车头喘着粗气,在雷仓健面前缓缓地停了下来。它渴了,它要喝水!它累了,要歇息一会儿!那巨大的喘息声说明着一切,但它轻轻的一声咳嗽依然是惊天动地,摄人魂魄。
   雷仓健裸了上身,腰间拴着一铁链,利落地钻到机头与车皮之间,抓住爬梯,迅速往上爬去。在扶住最后一阶爬梯时,身子猛地一个弹跳,稳稳在立在火车头的头顶。火车头哧哧地喘着粗气,头顶上喷涌而出带着火光的煤烟混杂着汽缸里排出的热腾腾的蒸汽,直冲云霄……
   阳光烤炙着雷仓健黝黑色的肌肤,只见他把捆在腰上的铁链解下,缓缓拉动立在火车头一侧的水鹤出水管,然后把水鹤出水口精准地对准水柜。在缭绕烟雾中,他矫健的身影又“噌噌”几下跃到地面上来,猿猴一般敏捷。雷仓健撅着浑圆的屁股,双手握住开启水鹤闸阀的红色圆盘,“刷刷”几圈,巨大的水流便自高处一泻而下,像一挂飞瀑,“哗哗”倾进火车头顶上那巨大的水柜中。
   迎着阳光立在水鹤旁的雷仓健,目光迷离,汗水自头顶、肌腱疙疙瘩瘩的胳膊和古铜色的胸脯上像小溪一样流下。
   不得不说蒸汽机车,这工业时代的杰作,尽管科技含量不高,但它的技术应用却是令人叹为观止——巧妙地把动力系统、火车制动供风系统、发电系统,甚至连蒸饭的热力系统都完美地整合在一起,只用煤和水,就在火与汽的激情奔腾与冲撞间,演绎驾驭这咆哮巨龙卧倒、前行、加速、升腾的所有剧目,一切都是那么收放自如。
   给车顶水柜加水的时候,火车头上开一侧门,走出一个油乎乎的黑人,那人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,看不出长相年纪。只见他双手握紧了大铁钩子,熟练地往火车大炉里一阵乱捅,顿时就见车头下面红光四射、青烟腾空,在炭火闪烁间,炉渣自车头炉膛哗哗坠落,燃而未尽的煤渣“噗、噗,吱、吱”坠落进火车头下面的灰坑里,路基旁,股道间。
   水从水柜中猛地溢出,哗啦啦如瀑布挂川。雷仓健迅速旋转水闸圆盘,“哧”的一声,水鹤大嘴收住了流水。火车喝足了水,歇息片刻,又发出气壮山河的鸣笛,伴着两侧“嗤嗤”的排气声,火车启动了,先是慢,然后快,快,很快,直至整列车“铿嗒嗒、铿嗒嗒”的连响起来,裹挟着风雨雷电,霹雳前行,腾云驾雾般奔去下一站。
   雷仓健一直立正站在水鹤旁,行注目礼,直到火车随着哗哗金属碰撞声,消失在山谷中……
  
   二
   埋伏在路肩下边水沟里的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,一哄而上。铁挠钩,铁铲子,扒拉、摊开抢那些火车头排出的烧而未透的煤核。
   滚开,烫死你们!
   滚开,让火车碾死你们!
   滚开,掉到坑里摔死你们!
   先前都是些上年纪的妇女,这会儿中间又夹杂着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。她们可不能在这里出任何丁点的事情,一旦在这里出点意外,他雷仓健准会被村人给赖上!村里人粗暴野蛮早有所闻,他们如果讹不到钱,一顿暴揍准是少不了的。是有教训的!刘冈站的秦阳在扒光了那个偷化肥的女人衣服后,刘冈站被手提器械村人围攻打砸,尽管秦阳后来被公安救出,但也付出了一只眼的代价。所以像今天这样的情况,即使赶不走她们,也必须呵斥她们。
   雷仓健注意到一个新来的姑娘,她挎着竹篮,并没挤在那些背荆条筐的黑灰堆里滚出来一般的娘们中间,只在铁道外侧的大堆上扒拉煤渣。她叫春杏,不敢靠近炉坑,不是怕这些粗野的娘们挤她踹她推她搡她,也不是怕被扬了煤渣或被推到炉渣坑里去,而是怕那个男人会打人——看他凶狠骂人的样子,相信他随时都会抡起棍棒驱赶,甚至抽打她们这些乡下女人。
   那男人干活,爬上爬下的,也太厉害了!他的胳臂一推一拉,油光的后背一曲一弯,春杏都看在眼里。水自水鹤口里哗哗流出来,经风一吹,离老远水星星便能飘到她脸上,凉丝丝的。她好奇,怎么还看到水柱的周围有一个五颜六色的光环呢,就像是刚下雨的西山间的彩虹,是不是别人也看见了?春杏顺着火车头往上看着,无意间在那人的腿部多盯了一眼,看到那两条粗壮的大腿时,她心跳突突加速,差点晕倒,脚下一滑,还是一屁股坐到道砟上,硌得屁股好疼。
   加完水,雷仓健又一步一个台阶走回上水房,一个“大”字躺在凉席上,风扇吹下来的风也是热的。来这鬼地方三年了,允许每年探家一次,想着今年让媳妇带着女儿在假期里来这里看看。媳妇在遥远的水乡,是一名小学教师。他在等那边的消息。
   电话响了,那个带摇把的有三十斤小黑克朗猪那么大的黑色电话机,声响急促而洪亮,像挨了刀的猪叫。
   雷仓健提起话筒:西西里冈上水房,请讲!
   对方:西西里冈火车站,车务段送来物资请来领。
   雷仓健:车务段送来物资,上水房明白。
   信号工区、线路工区、桥梁工区、建筑工区、西西里冈车站沿着铁道方向依次在铁道的北面高台上排开,每家都有一个四周砌了红砖墙的独门独户小院子。他们每处有三个五个不等的哥们群居,有二人的下象棋,三人有打斗地主,凑够四人打升级,六人了打勾级,唯独上水房只有他雷仓健自己,又在最西端,离车站有四里地。这里连个院子也没有,只孤零零的一座小平房,像个小庙,翘在依山临渊的铁道边上。
  
   三
   三年前负责车务段绿化的老葛病了,这一年的绿化方案让一个实习的女学生做,她的设计理念是购置观赏杏花,而不是樱花。在她的主导下,给上水房东侧、北侧、西侧各栽下三树杏花,她还亲自写通讯报道说,寓意让每个作业点上的职工都有“杏”福的生活,且久久长远。这是扯的什么蛋?观赏了两年杏花之后,今年的杏树突然不听话了,每棵树都长出了一串串青杏,装不下去了!这杏树随着麦长,麦子开花它开花,麦子长穗它长青杏,麦子黄时,这杏子就熟透。
   个大、饱满、香、蜜甜的大杏子,让雷仓健大饱口福。原是观赏的杏树,怎么长出杏子来?真是稀奇。绿化办的老头葛大爷说,让人骗了,观赏杏树一棵200元,结杏子的树80元,这些嫁接的杏树,开花开到第三年时蜕变了,还好,这些树的本质还是不错的,祖上原是根正苗红、品质优良的杏树,劣杏意想驱逐良杏,终是被良杏扳回一局,反祖,恢复了本来身。
   杏子由绿变黄的过程,除了呵斥这些不要命的脏娘们,也是雷仓健与小鸟战斗的过程——各种各样的小鸟围着小庙似的上水房,都来与雷仓健抢杏子。头上尖尖的戴胜,长尾巴的喜鹊、红嘴山鸦、秃鼻乌鸦、沼泽山雀、山麻雀、布谷鸟,天呐,百鸟来朝!鸟儿都胆小,点一个爆仗扔过去,它们瞬间便钻到云朵里去,半天不敢再来。
   “要有个冰箱就好了,这焦黄的软软的大杏子,就可以存放在冷藏柜里留下来,等给媳妇和闺女来吃。”雷仓健数着轨枕,迈着小碎步到车站值班室去领东西。有时拿回的是媳妇寄来的信,有时是几张《可里铁道报》,多是车务段后勤送来的油盐酱醋、工资袋、劳保鞋、白手套、黄肥皂之类,因为车务段的汽车开不到上水房,来人往往把东西往站上一扔,就转屁股走了。
   天黑了下来,没有火车,站区静静的,只各种鸟的鸣叫、草虫子的声音。沿铁路北侧的一溜小院子依次亮起了明晃晃的水银灯,远远望去,像飘在天上的一条清澈耀眼的银河。雷仓健拉亮了房外电杆上的水银灯。上水作业区一片光亮,不少花蛾子土蝼蛄飞来碰在水银灯上,电杆被撞得劈啪地响。
   雷仓健赤裸着走下台阶,来到水鹤底下,轻微地旋开半扣水鹤闸阀,沁凉的水流便自高处砸了下来,这水砸在身上的感觉,好像有一种吸力正从四面八方吸他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。加大水量,再加大水量,闭上眼睛,仰起脸来,直到啪啪的水柱倾泻而下,直打得他身子趔趄不稳才从水柱底下走出来。
   憋足了力气,雷仓健突然间狼嚎一般喊了一嗓子,“嗷——”山谷回声悠扬,久久不息。“嗷——”内心因为身体的膨胀而躁动,这躁动又如同隐藏在暴风雨里的雷鸣电闪,浑身的蛮劲无处发泄。他闭着眼睛想,想在某个地方某个黄昏,某个树林里那个花香鸟语的时刻,那人身上香水的气味……
  
   四
   雷仓健回到杏树底下坐在台阶上仰头望星空,望见北斗七星,这时节那斗柄指向正南,指向家乡方向。山谷之中,白昼气温转化很快。夜风凉爽,夏虫呢喃。冥想中,那种大雨过后四野轰鸣的山洪暴发声,由远而近倾泻而来——火车来了,预报正点,23时46分。
   晚上的火车奔跑声能听几十里。钻过山洞,火车投过来的灯光先是萤火虫般渺小、飘忽,然后一点点变大。雷仓健穿好工作服,换上防滑鞋,一步一个台阶下到铁道线上,这当儿明亮的大灯自西山山麓,由远而近,照亮了半个夜空,如太阳自空中划过,迅速向着西西冈飘来……
   火车停下了,雷仓健开始重复千篇一律的上水操作。
   三夏时刻,大人都去麦场里、农地里抢收抢种去了。有一次只来了一个女孩,这个女孩,就是上次在人堆外挎竹篮捡煤核的那个。雷子健瞥了她一眼,圆脸,个子不高,穿着黄里泛红的褂头,走路看起来像是不稳的样子。
   今天是四五个学生模样的姑娘们来捡煤核,看样子是那个挎竹篮的姑娘带来的。撵不走!雷仓健就再三跟她们说,“离火车远点,不要掉到灰坑里去,别让煤渣烫死,你们出了任何事情铁道上一概不管。”
   原先捡煤时,春杏总是感到烫手,鞋底也烫,后来春杏发现地沟里的煤核总是水淋淋的,是雷仓健关阀门时慢了一些,水就流出来,溅到地沟里。春杏在心里就想,这个人只是说话动静大,雷神一般炸,可好像并没有那么可怕。
   女孩们捡了半篮子煤核,便把筐子扔到铁道下边,她们看起来像是更喜欢贪玩,好奇心理总是让正经活被轻蔑或遗忘。她们壮着胆穿过铁道,悄悄接近上水房,趁雷仓健给火车加水的时候,偷偷地溜进雷仓健的小屋内。观察了一番,瞅瞅房内的摆设,小房子里比外边还热,墙四周挂满了镶着玻璃的框子,雷仓健的床铺靠墙放着,衣服胡乱地堆着。春杏就想,这个男的真懒,屋里也不收拾,也没有个人管着他。一个没有抽屉的长条桌上,上面放着两个电话,一红一黑,红的小,黑的大。
   山里的孩子没有谁见过电话,她们只在书本上学过楼上楼下电灯电话,她们兴奋着,长见识了,欢快得小鸟般叽叽喳喳。
   春杏在带有拨盘的红电话机上摸了一下,好似被蚂蚁蜇了一下,一股细细酸麻的感觉自手指头传遍全身,浑身上下酥酥痒痒的,奇怪的是喘气也粗,这气一粗,耳朵眼、胸前、腿肚子就发胀。春杏索性大着胆子,把手指插在电话转盘上噌地一转,这电话突然丁零零地响了。春杏吓了一大跳,赶紧跑出上水房:原来那电话一转,圆盘就响呀,可了不得!那么长长的火车,都是用这个电话指挥,万一出了差错,两个火车顶了牛……
   春杏害怕了,紧张得浑身发抖:乖,火车别打架,那样的话会赖着俺。
  
   五
   姑娘们摘下草帽来,她们一排坐在杏树底下的石墙上,跷起二郎腿,煽风凉快。
   在雷仓健返回时,她们中一个丹凤眼的姑娘说要水喝。雷仓健提着用红漆画了路徽的水桶,到水鹤下提来了清凉的水。
   满手满脸都是煤灰的春杏,第一次怯着,喊了一声,雷子哥。雷仓健指着另外的女孩说,都喊雷子哥,不然一个也别想喝水,女孩们一个个不情愿地小声喊了雷子哥。雷仓健一手提起水桶一手板了水桶底,一一倾与她们洗手、洗脸,然后见她们用小手捧了水,一口口地喝。
   雷仓健给低头洗脸的春杏手上浇水,她的胸口半掩着,褂子里边什么也没穿戴。雷仓健甚至闻到了春杏短促的呼吸的气息里,有一股酸甜味的气味。他突然觉着醉酒上了头一般,胸口跳得厉害,水桶里的水突地洒了许多出来。春杏抹了嘴,鲜艳的唇间露出黄色而整齐的玉米粒一样的牙齿,尤其是看着那明亮清澈而不设防的眼神,雷仓健顿感浑身燥热,一股蛮劲在身上乱窜,喉咙间上上下下咕噜噜响。
   又是那个丹凤眼的女孩子说:“快看,杏!”她发现了树上有又大又黄的杏子。这个姑娘一喊杏,把那个叫春杏的姑娘吓了一跳!她一愣,其他姑娘就笑。
   雷仓健说:“难道你小名叫杏?”
   “春杏好吧!”一排姑娘抢着说。
   雷仓健例外地没有驱赶她们,还和他们聊天。一个姑娘问,这电话能打到临汾吧,我三姑在临汾。雷仓健说,红的能打到,也能打到北京,黑的只能打到西西冈车站和下一个车站、再下一个小车站,一连串的小车站,每个车站都是藤上的一个小甜瓜,这个藤很长很长,从一座座山间穿过,每个车站除了有铁道红连着,还有这个电话也连着。

共 10317 字 3 页 首页123
转到
【编者按】负责给火车头加水的铁路工人雷仓健有一副黝黑健壮的身板,他对自己的工作流程驾轻就熟,他熟练加水的姿势和他的身板成了一众姑娘眼里的风景,其间以春杏最为瞩目,也最为瞩意。春杏是个热心、细心且心善的姑娘,她常常带伙伴来捡火车头下排出的未烧尽的煤核,她从湿煤核的细节里解读出雷仓健是个刀子嘴,豆腐心的人,她不仅不再畏雷仓健,而且会带姑娘们到雷仓健那里讨水喝。雷仓健的生活是单调寂寞的,有了姑娘们在他坚守的水鹤旁的叽叽喳喳,有那杏树上鸟雀们的叽叽喳喳,他才觉得自己是生活在人世间,他才能在偏僻的铁路小站上感受到人间烟火气。长期在两地分居的日子里煎熬的他几乎忘了自己是个有家有口的人,他和春杏暗生情愫。他知道自己不能越雷池,他想借外力来克制自己,他写信给妻子让她协同女儿一起来和他团聚,他等待着团聚。事情就在这等待里发生,他对春杏几乎犯下了不该犯的错,他甚至想到了这个过错可能会以生命为代价。善良的春杏原谅了他,她在回家的路上倒掉了那带着赎罪意味的一篮新煤。全篇文字铺陈极具匠心,每个出场的人物无论个体还是群像都是有血有肉,极具生活气息的;主要人物塑造立体形象,杏花的美和杏子的丰沛多汁与春杏这个人物的设定结合巧妙,不谙世事女孩对雷仓健的夸赞也极具人情冷暖;其中,孤寂的素描、民风的隐喻、人性的刻画和亲情的欢聚,也都活灵活现,入木三分,很棒的一篇小说,感谢老师的分享,力荐共赏!【晓荷编辑:至简至爱】【江山编辑部?精品推荐202402260001】【江山编辑部?绝品推荐202403012第0010号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至简至爱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4 21:54:48
  特别精彩的一篇小说,学习了。感谢老师的分享,问好老师,祝老师创作愉快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牟敦乐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3:01:54
  感谢至简至爱总编的不吝赐教!百忙之中写下洋洋洒洒的点评,您的褒扬让我汗颜,也是我写作的动力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海燕来了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5 09:16:00
  拜读学习老师力作,受益良多。祝新年快乐!万事如意!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牟敦乐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3:11:48
  拜读您情真意切的散文《心有阳光 岁月无恙》,春暖花开的日子就来到了,东风唤得丽日高照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叶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6 15:36:58
  恭喜精品!感谢支持!期待老师更多精彩!
何叶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至简至爱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6 15:38:49
  恭喜老师获得精品!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陌小雨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6 16:24:25
  恭喜老师斩获精品!
山本无忧,因水成泛……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牟敦乐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3:17:30
  陌小雨老师,把俺的稿子一遍遍打磨,负责认真的编辑,相见恨晚,受俺一拜!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萧垦        2024-02-26 20:03:02
  恭喜老师小说加精,问好,点赞!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叶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2:03:48
  恭喜牟老师佳作获得绝品!老师文章语言非常好小说构思巧妙,每一段都有不一样的精彩。佳作点赞!
何叶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陌小雨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2:05:15
  恭喜老师斩获绝品,一年啦,盼星星盼月亮,总算盼到了一个绝品。老师加油!!!
山本无忧,因水成泛……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王凤军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2:08:32
  小说写得很棒!人物塑造鲜明。一篇很有烟火气息的文,映射出人情冷暖。一篇实力佳作!点赞绝品!
回复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牟敦乐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3:32:04
  拜读您的诗歌大作《小巷》,春日融融!
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十月枫叶        2024-03-12 22:15:36
  拜读绝品,欣赏学习,
共 26 条 3 页 首页123
转到
分享按钮